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爆了冷艳女同事
爆了冷艳女同事

爆了冷艳女同事

4年前,我大学刚毕业,父母亲托关系把我送进了北京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。这是一个轻闲的金饭碗。早上10点上班,下午4点下班,上班就上网,游戏,聊天,无所事事的养着膘。偶尔我会进FAB。FAB就是无尘室的简称,我们做实验做课题都要在FAB里面的机台上完成。里面除了我,都是硕士和博士。我第一天进FAB的时候,我的老板带着我到处走走,介绍机台和机台的作用。

  当老板介绍完我要负责的机台,指着我旁边的机台说,这个机台是小X负责的。

  于是,我第一次见到了她。由于FAB里面都是全身穿无尘衣服并带口罩以免污染,所以我看不清楚她的样子,但是透过眼镜我看到了一双绝美的双眼,清醇,无邪,可是,可是怎么充满了不削?靠,一定是看不起我透过关系进来的,TMD老子就是关系硬,怎么样?后来才从同事的口里知道,她对谁都是这样,人长得漂亮,还是这里的博士,而且爷爷是微电子界有名的专家—中科院院士,更夸张的是她的年纪比我还小,虽然我留级过两次,但是也能看出这个女人有多么优秀了。她有骄傲的本钱。

  慢慢的在里面呆了半年,和同事都打成一片了,除了她。每次和她说话都是爱理不理的,请教她问题她就更拽了,送你一个白眼先。每次我都是笑着在心里问候她18代的亲戚。唉,人在屋檐下,不敢得罪啊。

  记得是「神5」发射成功的第2天,我们中科院上上下下都喜气洋洋。不是因为火箭发射成功,而是每个人都有物质奖励。靠,神5关老子屁事啊。不过钱还是要拿的,好几千呢。于是晚上就约了几个狐朋狗友去KTV花天酒地,玩到2点多,小姐都打哈欠了,我们才依依不舍的收工。哎,真想带几个走啊,可是家里还有只母老虎,真不爽。一回到家,母老虎就开始发彪,估计是闻到我身上的酒气了。我不管她,就自己洗澡去。没想到我出来她一看到我,她更象发疯了一样冲向我,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。我一照镜子,靠,原来那个该死的小姐,居然在我脖子上种了3个草莓,完了,没什么好解释的了,出去避避风头吧。我穿了衣服头也不回的就走了,耳边还传来老虎的咆哮声。

  秋天的北京,小嗖风风的刮。我竖起衣领,跺着脚,心里合计:这么晚了,他妈的去哪儿啊?找个小姐去宾馆鬼混一晚?想法到是不错。可是明天老子还要上班,玩也玩得不尽兴。得了,去中科院里的办公室沙发上躺躺吧,又暖和,又安全,明天上班也不会迟到。于是就打了辆车,直奔院里。

  进了办公室会议厅,开了暖气,躺在沙发上,舒坦啊!可头下没枕的,睡不塌实啊。想来想去也没有可以枕的东西。真郁闷着,突然想起来FAB里面的无尘布很软,而且是一大包一大包装的,正适合当枕头。于是就去拿。我们这里的FAB是类似于实验室性质的,所以不象工厂里面24小时有人做工。但是为了让机台保持一个好的状态,所以机台是不关的,灯和回风系统也是开着的。我正准备大摇大摆的不穿无尘衣走进去,随便瞪了一眼旁边的无尘衣,心里一惊,怎么少了一件?我轻轻的跑过去,一查,居然是小X的。难道她在里面?这么晚了,她在里面干什么???不管了,进去看看再说。我换上无尘衣,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。果然,她正在里面忙。可是,可是她没有在她的机台前,而在操作我的机台。奇怪,最近都在欢庆神5,又没有什么任务,况且有任务也是我做,她在做什么?我稍稍走得近了点,眯了眯眼睛,仔细一看,靠,她居然在copy我机台的recipe。这些都是国家机密啊。难道她?我心里面突然有种偷窥狂的快感,想马上走到她后面吓吓她,然后再问她在做什么,明天再汇报给我的老板,哈哈,看她以后怎么混?于是我就一步一步,一步一步,慢慢的向前。

  突然,我的眼睛瞄到了一瓶液体,乙醚!做实验用的乙醚!!!乙醚:无色透明液体,极易挥发,有低毒,极易燃烧,有麻醉性!有麻醉性!有麻醉性!突然觉得我是个天才。考试的时候怎么也记不住的化学特性现在怎么如数家珍?做?

  还是不做?这是一个问题!我机台的recipe不多,也就5分钟就会copy完,怎么办怎么办?脑筋在发快的旋转,心跳也在飞快的加速。突然觉得我有点喘不过气。他妈的太紧张了。日,这年头,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反正她晕了,又不知道我是谁,我只要不射在里面就万无一失了。干!!!主意打定,我轻轻的拿起乙醚,倒了一些在无尘布上,还是漫漫的往前走。突然觉得不对。

  这乙醚挥发性太强,等我漫漫走到了,估计没挥发光,也先把我迷倒了。要不……我再多倒了一些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两个箭步冲到她身后,感觉她吓了一大跳,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,可更恐怖还在后面。我一手箍住她整个身体,一手拿起湿辘辘的无尘布,拼命的向她嘴和鼻子上抹,她也拼命的挣扎。TMD这玩意儿怎么没传说中的厉害啊?都挣扎了大半分钟,还是没晕啊。

  可我不敢松懈。可一不留神,被她把头转过来了,我头急忙一闪,手上力道更猛的捂向她的嘴鼻,另一只手送开她的身体死命的抱着她的头。终于,她停止了挣扎。也不知道她看没看到是我。不管了,这个时候能进来的人,也没几个外人。

  关键是她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。大不了一起死!!!

  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——因为实在是跳得太快了——用力的拉扯着她的衣服。扒光她的无尘衣以后,看到了她美丽的身体。这个时候我居然突然冷静下来。这个乙醚的分量我也掌握不好。万一正在爽的时候她醒来怎么办?不行,我要想个万全之策。最好是让她不能动弹且双目失明,这样就神仙也救不了她了。

  于是我找了一些结实的绳子,几大包无尘布,加上满满的一瓶乙醚(我拿了瓶新的,怕之前那半瓶太淡)放在桌子上,就把她抱起来,脱她的衣服裤子。和她认识这么久,都没好好看过她的身体:163的个子,不高不矮,90多斤的体重,不胖不瘦,勾人的桃花眼,樱桃般的小嘴加上刚才剧烈挣扎后绯红的脸蛋,操,真是个美人胚子。可她现在是我的!哈哈!我急不可耐的扒她的牛仔裤和秋裤,扒到小腿的时候我就停了,想快点进入主题。我的小弟弟已经昂首敬礼了好久,再不用会坏的。所以就脱掉内裤,她的内裤很一般,不性感,就是普通的肉色,里面还有一小片护垫,平时我都很讨厌这个,那天不知道怎么那么变态,我居然撕下来闻。靠,美女又怎么样?下面还不是骚的。不过这股骚味更激发了我的兽欲。我把她双脚绑在桌子的两个脚上,手绑在桌子的两个corner上,这样身体和手脚就成了一个折叠的「大」字。我再用强力胶布贴着她的眼睛,把无尘布团一团塞到她嘴里,并用胶布封住,哈哈,大功告成,现在的骄傲的她,就是抱着100多斤的钢桌子,屁股对着我的小女子!我再也忍不住了。抽出大弟弟,拼命往里面一塞。靠,好疼!原来她根本就没湿!我狠狠的吐了几口口水,擦在弟弟和洞口,再漫漫的插入。爽!又软又紧又烫!可能憋了太久,才抽了几下就觉得舒服得受不了,感觉有东西往龟头上涌,不行!不能这么便宜她,这么快就…可那真的象覆水一样,收不回来了,我脊椎一酸,全身一麻,一泻如注!

  我坐在地上休息,心里暗爽,还好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然还得被她嘲笑死,这么快就…看着我的子子孙孙从她的阴道滴下来,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。两片暗红色的软肉无精打采的守侯着阴道,毛毛稀稀拉拉湿湿的,阴道里面的肉肉也一动一动的,仿佛在诉讼我的暴虐。TMD,她怪就怪她贱。我恨恨的吐了口口水在她屁股上,发现我弟弟又有感觉了。马上就站起来,可还不是很硬。就在洞口磨。磨着磨着,越来越硬,我兴奋的插了进去。因为里面有我的精液,所以插入很顺利,我用力的抽插,根本不必也不需要顾及她的感受,这个姿势可以顶得很深,我每次插到底都使劲的旋一下,感觉接触到了什么东西,也许是花心,也许是子宫口,我来不及细细品位,贪婪的捅着。突然想起来还没摸过她的胸,手伸到她前面,也顾不上解开bra了,就直接把bra往下拉,靠,估计只有A,也不知道你在拽什么?我心里骂到,手用力的捏着乳房和奶头,管她痛不痛痒不痒爽不爽,我爽就好了。因为刚才射过一次,所以这次特别持久,越搞越觉得她里面松,再加上她阴唇的颜色,我估计这个骚货肯定经常搞。靠,还在中科院里面装纯情装清高,还不是骚母狗一条!骂完我捅得更用力了,反正是个骚货,我只要比下一个干她的男人先干就算值了!哈哈。里面越来越松,外面越来越湿,我暗暗的惊奇,难道晕了还能到高潮,我竟然能感觉到我插入的时候她阴道的微微的抽搐,这更刺激了我的大脑皮层,我象失控一样用尽全身力气的捏揉着她的小乳房,弟弟死死的顶着最深处旋转研磨,终于在她阴道越来越迅速的张合中,我再次高潮了。

  我垫着无尘布,摊在地上,实在是太刺激了。也许她依旧晕着,也许她早就醒了,可不管怎么样,我们同时高潮了,当我弟弟出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全身抽搐了一下。这简直就是做爱的完美境界!可惜我们不是做爱,我是在强奸!对呀,既然是强奸,为什么不来点变态的!?可惜手上一时也没有工具啊。唉,去工具柜碰碰运气吧。我打开柜子,扫着里面的东西,眼睛停留在一瓶甘油上,旁边还有几个装试剂的小试管。哈哈哈哈,天助我也!我拿着「工具」屁颠儿屁颠儿的甩着鸡巴回到桌前,发现她真的已经醒了,正试图挣扎。可我绑得很紧,而且都是绑在手腕和脚腕上的。所以,我必须很严肃的告诉她,她徒劳了。我拿着甘油,抹了点在她的菊花上,发现她浑身一颤,我更兴奋了。手就一边抹,一边往里面扣。她扭动着屁股,似乎想阻止我。我火了,拿着小试管就往里捅,一下子,试管进入了一大半,她猛的一动,似乎很疼。我松开手,饶有兴致的看着摆动的插着试管的屁股,顿时又硬了。我扶着试管,再一用力,只剩下一个试管口在外面。「呜……」也不知道她是难受还是舒服,可惜嘴里叫不出来,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。我挺身而入,啪啪啪,淫水四溅,春意盎然。整个实验室弥漫着淫亵的味道。可怜的女人,还在试图摆动她那雪白的玉臀,可她哪里知道,这只能增加情趣和兽欲啊。我忘我的抽插,一手扶着小蛮腰,一手抽插冰冷的试管——奇怪,第一次觉得试管这么淫荡,这么美丽——她浑身都在抖动,也不知道是在享受还是在反抗。我忽然同时拔出试管和弟弟,swap!!!试管虽然没有我的弟弟粗,可也足够撑开菊花了。弟弟很顺利的进入屁眼,没有受到一丝阻碍。试管虽短,可是很长!看着带着黄黄的液体和体温的试管插入她的阴道,我更加无法控制自己。只能感叹造物弄人,人与人之间竟可以如此的享受与折磨。

  她的呜咽声越来越重,好象是在enjoy,又象是在哀求。此时的我,只能被小头所掌控了。阴茎一插到底,再把试管插到底,然后是阴茎疯狂的抽插,快到了!我憋住不射,把弟弟放在菊花里休息,用手飞快的抽动试管。她好象彻底放弃了,只觉得身体在抖,阴道在抖,直肠也在抖。我受不了这么巨大的刺激,知道就快要缴枪,此时我可以做的,只有最后的冲刺,我把试管顶到她的阴道底,暴虐的旋转,她的身体都颤动了,我再捏着奶子,冲刺般的抽插,真是刀刀见红,枪枪到底,终于,滚烫的精液伴随着血红的阴茎,迷失在她抖动的屁眼里。

  我踹着粗气,看了看表,操!快7点了,8点就有人来打扫FAB,我马上用手机拍了她几张照片,拿了她的偷recipe的USB,再弄了点乙醚放到她鼻子前,看她没反应了就解开绳子,收拾了一下东西,急急如丧家之犬般的匆匆离去。

  【完】